小满节气古诗词赏析一

1.《归田园四时乐春夏二首(其二)》

欧阳修宋代

南风原头吹百草,草木丛深茅舍小。

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

老翁但喜岁年熟,怕妇安知时节好。

野棠梨密啼晚莺,海石榴红嗽山鸟。

田家此乐知者谁?我独知之归不早。

乞身当及强健时,顾我磋跄已衰老。

赏析:莲心儿

夏季的第二个节气就是小满,其名字本身蕴涵了浓郁的诗情画意。古人最晓得小满的智慧,有小满才会有大满。

小满节气其实更像是人们美好心愿的一种期许,因为麦粒不一定能长得饱满,稻田里的水也不一定会丰盈充实,便希望这雨水能如期而至,祈愿庄稼和世事都能顺遂天时地利人和。

与这一节气有关的诗词歌赋也多以描写田园风光为主。尤其是醉翁这首具有鲜明的特点。

这首诗描写小满时节农家生活的情状:夏季的南风吹动了原野上的各种野草,在草木深处可见到小小的茅舍。而近处麦田嫩绿的麦穗也已经拔穗抽齐,在微风中摆动的样子就像小孩子那样的摇头晃脑、憨态可掬;再看桑叶,正长得肥硕饱满,可供蚕儿们吃饱饱好抽丝拔茧。

对于农人来说,他们最期盼的是当年的收成如何,为能有个丰收年而高兴而期望。至于田园美景和时节的美好他们是无暇顾及的了。

诗的最后四句,诗人以议论的方式发出了自己历尽沧桑的慨叹:我既然看到归隐田园是这么如此令人神往,然而我自个却知道自己归隐得太晚了,本应身体强健之时就该隐退的。可看看现在,世事沧桑岁月蹉跎,自己已经衰老了的嗟叹之复杂心情。

我想:现今的人们是不是也该早做打算呢?我是想尽早的归隐了去的。

2.《诗经》国风—召南

《摽有梅》先秦

摽有梅,其实七兮。

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

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

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赏析:顾秋水

读罢此诗,心里默诵而出的是“梅子黄时雨”,是那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的,梅子黄时雨。

料想诗歌里梅子黄熟,嫁期将尽,但夫婿仍然无觅,不能不令人情急意迫,摽有梅,一咏三唱,待吉日,待良辰,待良人。

三复之下,闻声如见人。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这是一个待嫁闺阁的女子,她有着一个莺莺游园的梦,却始终不见她的张生。

她亦如邻家妹子,思切着有一天能够有一人,一路而来自带一身风雪,解她一生心事。这亦是一个先秦女子,合盘托出的等待。

“等”是金缕曲中“花枝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错过,是黛玉的一声叹息“花谢花飞花满天”,是杜丽娘一声感慨“良辰美景奈何天”。

没有谁会喜欢“等”这个字,但我相信你会来,所以我等。

古代女子等一个男子,常耗尽一生的光阴,等待不是想象中那么撕心裂肺或者山花烂漫,等待是个体力活儿,是衣带渐宽终不悔,是人比黄花瘦。

因情生爱,因爱生怨,因怨生恨,爱情仿佛古老到至死方休。只是当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等待究竟意味着什么,有的等待成了望夫石,有的等待成了王宝钏。

女子尝爱,恰如刀口舔蜜。弱水三千,一瓢矣。

3.《浣溪纱》

苏轼宋

麻叶层层檾叶光,

谁家煮茧一村香?

隔篱娇语络丝娘。

垂白杖藜抬醉眼,

捋青捣麨软饥肠,

问言豆叶几时黄?

赏析:青谷

小满来时,正是麦熟前十天半月的初夏时光,也是这首诗说出我童年时就曾熟悉的景象。

田边麻叶已长得茂盛,村里蚕娘边忙碌边说笑煮茧抽丝,摘下麦穗碾成粉,可烘制成“麦饼”,也可用“麦糊”当早餐。

可苏轼在1078年初夏写这首诗的时候,那一个春天,他在任职地方官的徐州地区发生了严重旱灾,上一年则闹水灾。灾患频仍的日子,常常民不聊生,诗人心里是很难受的。以《浣溪纱》词牌写下的诗,有个副标题叫:“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五首”。这是其中第三首。

在信手写下雨后收成在望、缫丝女欢声笑语的喜人景象后,诗人将镜头聚焦在一个老人身上:但见她白发拄杖、老眼昏花,在田边捋取尚未成熟的麦穗准备捣碎充饥。

走到这位老人面前,诗人轻问:“老人家,这叶黄豆熟还需要多久?”这一问看似简短、平淡,却表达了作者对受灾农民深深的难言之痛,对民生疾苦殷殷的关切之情。所见景物,也因此赋予了感动人心的力量。

4.《送陈章甫》

李颀唐

四月南风大麦黄,枣花未落桐阴长。

青山朝别暮还见,嘶马出门思旧乡。

陈侯立身何坦荡,虬须虎眉仍大颡。

腹中贮书一万卷,不肯低头在草莽。

东门酤酒饮我曹,心轻万事皆鸿毛。

醉卧不知白日暮,有时空望孤云高。

长河浪头连天黑,津口停舟渡不得。

郑国游人未及家,洛阳行子空叹息。

闻道故林相识多,罢官昨日今如何。

赏析:颜如

在二十四节气的命名上有一个独特的现象:不知你发现了吗?

有小暑必有大暑,有小雪必有大雪,有小寒必有大寒,有小满,却独缺大满。满招损,谦受益。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金庸老爷子也说,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人生得一小满,足矣!

入夏天气晴明,田野大麦青黄,道路两边桐叶成荫,而作者和他送别的陈先生等,此时虽不是“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做伴好还乡”的酣畅,却也无送别时“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哀怨,甚至还有几分“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的豁达。这在林林总总的送别诗当中还是很清新脱俗的。

人生在世不称意事十有八九,有人选择宦海浮沉红尘炼心,有人选择诗酒琴棋快意平生,有人为难纠结身心分离,翩翩一只云中鹤,飞来飞去宰相衙。几人能真正做到心轻万事皆鸿毛?能够挥手自兹去,不带走一片云彩,确是出世的境界,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真谛。

小满节气古诗词赏析二

5.《小满》

吴藕汀

白桐落尽破檐牙,或恐年年梓树花。

小满田塍寻草药,农闲莫问动三车。

赏析:白岚

江南地区以前有“小满动三车,忙得不知他”的传统习俗。

旧时水车车水排灌为农村大事,谚云:“小满动三车(三车指的是丝车、油车、水车)。”水车于小满时启动。

“小满不满,无水洗碗”;“小满不满,干断田坎”;“小满不下,犁耙高挂”之说。这里的“满”字,不是指作物颗粒饱满,而是雨水多的意思,充分告知人们小满节气中雨水的重要性。

回归到诗中,桐花落尽,梓树开花。各种草药生于田陌之间,无花也叹有花,无闲也念有闲。

6.《夏日田园杂兴》

范成大宋

昼出耘田夜绩麻,

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

也傍桑阴学种瓜。

注释:

耘田:稻苗除草。绩麻:把麻搓成线。未解:不懂,不会。供:从事,参加。傍:靠近。出,读第四声。

赏析:云梦

这是一首描写农村夏日生活场景的诗,全诗通俗平易,接近口语,却朗朗上口;描写细腻,把忙碌的乡村田园生活轻松写来,意趣横生。

首句说:白天下田去除草,晚上搓麻线。耘田除草,这是男人们干的活;而“绩麻”是指妇女们晚上要做的事情。次句“村庄儿女各当家”,是接着首句而来,“儿女”即男女,一般指年轻男女。“各当家”指男女各司其事(耘田绩麻)。第三句“童孙未解供耕织”,“童孙”指那些孩子们,他们不会耕也不会织,却学着种瓜,这种“学”更多的是乡村孩子的劳动天性,是童趣——正是这种童趣,使得乡村忙碌的生活显得轻松怡然。

诗贵自然。这首诗最大的特点就是自然,贴切,且平易,普通的词语,平凡的生活,轻松又情趣盎然的意境;四句诗,起承转合分明,最后合于童趣。

7.《小满》

欧阳修宋

夜莺啼绿柳,皓月醒长空。

最爱垄头麦,迎风笑落红。

赏析:全浩

“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这是一个几近完美但还没有抵达的时节,仿佛比喻着美妙的人生哲学——永无圆满但又可心安意满。

除了“小满动三车”,还有这样一个民俗:在关中地区,每年麦子快要成熟的时候,出嫁的女儿都要到娘家去探望。

这首诗的色彩感很强,前面两句里柳是绿色,夜空是蓝色的,都是冷色调,“夜莺”让人想到济慈的《夜莺颂》,本诗的后面才变成了暖色:麦子的金黄色和花的红色。结合欧阳修的人生经历、历史文章、爱情诗词作品(“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这首诗仿佛是他对宦海浮沉和个人情感的一个回顾,以及他的抉择与性格,又融入了当下的喜悦与盼望。

除了从一些带有隐喻的名词里透露,更主要是从几个特别精彩的动词——“醒”、“笑”、“最爱”、“迎风”,里面体现出来。这些短词句就好像一片片茶叶叶子,卷缩着、枯萎着,遇到记忆之水,我们的思想和感情经历与之涤荡相遇,忽然间那词语就展开了……

从浪漫的风花雪月到了现实的人情冷暖,从灯红酒绿的官场交往到了朴实真诚的田园麦田,最终他还是笑对人生的。如今,可能他和济慈一样,都已化作了一只夜莺,正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歌唱。

8.《遣兴》

王之道宋

步屧随儿辈,临池得凭栏。

久阴东虹断,小满北风寒。

点水荷三叠,依墙竹数竿。

乍晴何所喜,云际远山攒。

赏析:河蟹

我之前没有读过这首诗,初读它,我觉其并无惊艳之处。细读,发觉还是有些地方能够勾起联想。

开头一句写道“步屧随儿辈”,一位长者穿着木底鞋行走,沉静而悠闲,然而,与他相随的不是和他一样历经了风霜的同龄人,而是“儿辈”。这里,儿辈们的世界和诗人作为一位长者的世界被拼凑到了一起,同样是凭栏之人,不同年龄的人故而有不同的心境。

想到李后主那句“独自莫凭栏”,说的是暮色时分一个人依着栏杆的凄凉心境,但在这里,诗人却说“临池得凭栏”,诗人面对的不是孤寂悠远的落日黄昏之远景,而是雅致清丽的池塘。

后面“久阴东虹断,小满北风寒”,这两句表面上看来虽然是单纯的景物描写,但是没有经历过人生蹉跎的人定不会平白无故发此感叹。诗人王之道可谓仕途坎坷,曾因抨击朝廷联金抗辽而与高位失之交臂,后又因反对秦桧而仕途遭阻。那么,这里说的“东虹断”和“北风寒”是不是可能是王之道对自己逆境的比拟和叹息呢?此诗的具体年份和王之道具体生平无从考证,但在小满这个夏熟作物灌浆饱满的节气,诗人还能感受到寒冷的北风,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他沉郁的心境。幸好他是“随儿辈”,不是孑然一人,所以儿辈们的无忧与他的沉闷并列在这首诗中:在“北风寒”之后,诗人笔锋微转,开始描写池塘之趣“荷三叠”、“竹数竿”,并且用了“点”和“依”二字,灵动而不躁动,轻柔却不轻浮。

最后一句里,诗人因初晴感到欣喜,远远望去是重重山峦。这首小满诗并未写农耕生活,所以在不以耕作为本业的士大夫阶层的眼中,“小满节气”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诗人借机将自己的忧郁和与儿辈同行的轻松融入到景物中,让人体会到其微满却不泛滥的细细情思,这也算是一种情感上的“小满”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