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位国王和王后,他们十分相爱。王后的名字叫圣特里娜,她既美丽又善良,如果哪个丈夫连这样的妻子都不喜欢,那可真是活见鬼了。格里德林国王自己也是各种优秀品质的完美结合。因为他的性格是一位仙女在他的洗礼仪式上,召集了他所有祖先的灵魂,提取了他们每个人的优点而塑造出来的。但不幸的是,仙女在国王的性格里赋予了太多的善心。善心虽然是个好东西,但常常会让拥有它的人陷入麻烦。好在直到目前为止,格里德林国王一直事事顺心,他的国家也繁荣昌盛。

常言说: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这一年圣特里娜王后生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儿,取名叫普拉西达。格里德林国王高兴极了。不过他觉得只要女儿继承了她母亲的美丽和善良,就不必需要什么别的天赋了,所以也就没有必要让仙女们辛辛苦苦地跑来给小公主赐福了。国王本来是一番好意,但仙女们却认为他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因为他剥夺了仙女们为小公主赐福的权利。于是她们决定重重地惩罚格里德林国王。报应很快就降临了。先是王后一病不起,不久后竟然无缘无故地失踪了。如果不是因为普拉西达公主年纪还小,真不知道格里德林国王在悲痛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来。他悲痛万分,意志消沉,又如何能抚养小公主呢?

幸好好心的罗洛蒂仙女不计前嫌,自愿前来照看普拉西达公主和她的表兄维维安王子。维维安王子是个可怜的孩子,他出生后不久就成了孤儿,一直在伯父格里德林国王的庇护下生活。虽然仙女对维维安王子和普拉西达公主照顾得无微不至,但随着他们渐渐长大,他们的性格越来越说明:教育有时虽然能减轻性格的先天缺陷,但并不能完全弥补这种缺陷。拿普拉西达公主来说吧:她可爱得几近完美,而且冰雪聪明,无论什么事都一学就会、一点就透;但她也懒惰到了极点,而且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与此相反,维维安王子活跃得有些过头了。他总是不断地对新的事物感兴趣,刚一入手却又马上厌倦了。于是他就会迅速把这件事抛在脑后,扑到另一件勾起了他的好奇心的事上,然后又会在同样短暂的时间里迅速失去兴趣……由于这两个孩子中总有一个会继承王位,老百姓们自然而然地对他们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喜欢安静的生活、爱好和平的人们希望普拉西达公主将来成为女王;而那些外向好事、雄心勃勃的人则盼着维维安王子继位后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夺嫡之争往往会带来内战和各种各样的麻烦。就连格里德林国王的王宫里,官员们也分成了两派,经常因为继承人的问题争论不休。至于两个孩子自己呢,他们养尊处优,根本没有心情为这种事吵吵闹闹。不过他们的性格和爱好却注定让他们没法喜欢上对方,因此人们根本看不到他俩将来有结婚的可能。这实在太可惜了,因为只有他们两人结婚才可以让两派都满意。维维安王子十分清楚这种两难的处境,不过他是个正直善良的人,不想伤害他漂亮的表妹,也可能是他太浮躁了,根本不想认认真真地干任何一件事,于是他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到外面的大千世界去冒险。幸亏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他正骑在马背上,要不然以他风风火火的性格,他肯定立刻徒步出发了,因为他一分钟也不想耽搁。

维维安王子的不辞而别对所有人都是个沉重的打击。没有人知道王子到底出了什么事。对格里德林国王来说,更不啻于一个晴天霹雳。他在圣特里娜王后死后一直十分消沉,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但王子的失踪给他敲响了警钟,他不得不重新振作起来,全心培养普拉西达公主。虽然他每次看见普拉西达公主就忍不住潸然泪下,但他还是决定亲眼看看公主有什么天赋和才能。不过很快他就发现普拉西达不仅天性懒惰,而且仙女还总是像她的奶奶一样宠她、溺爱她。国王严肃地责备仙女不该过于娇纵小公主,罗洛蒂仙女谦和地接受了他的指责,并信誓旦旦地承诺说,以后不会让普拉西达再这样懒散下去了。就这样,普拉西达的麻烦开始了。虽然她很想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戴漂亮的首饰、找自己的乐子,而不是像这样一天到晚穿着同一件又老又旧的长袍;而且只要能够避免,就绝不想出现在公共场合。不过这一次,国王和仙女不再由着她的性子来了。格里德林国王要求把大大小小的政务都解释给她听,她还必须参加所有的国事讨论,不管国王什么时候询问她,她都要给出自己对所讨论的事情的看法。这种清苦繁忙的生活对于生性懒散的普拉西达来说,真是一种天大的折磨。于是她请求罗洛蒂仙女把她从这个对不快乐的公主有太多要求的国家带走。

仙女一开始坚决地拒绝了。但又有谁抵抗得了像普拉西达一样漂亮可爱的姑娘的眼泪和苦苦哀求呢?仙女最后也心软了。于是普拉西达舒服地躺在她最喜欢的沙发上,仙女施起法术,将普拉西达连人带沙发一起转送到了她的山洞里。公主的失踪让所有人陷入了绝望之中,对格里德林国王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一直以来小公主都是他支撑他活下去的动力,现在这根心灵的唯一支柱也轰然坍塌了。

现在我们再来说说维维安王子,看看他那永不疲倦的雄心把他带到了哪里。

格里德林国王拥有十分广大的国土,不过维维安王子的马还是兢兢业业地驮着王子来到了这个国家的尽头,然后它再也走不动了。王子只好下了马,徒步进行他的旅程。不过对他这种风风火火的个性来说,这么慢腾腾的步行实在是太难受了。

在王子觉得自己走了很长时间后,他发现自己孤零零地困在了一片大森林里,四周既黑暗又压抑,让他忍不住瑟瑟发抖。不过他还是鼓起勇气,沿着他觉得正确的道路,用最快的速度走了下去,就在他觉得疲惫不堪再也走不动了的时候,他发现前方出现了一道微弱的灯光。这让他重新鼓起了勇气,他相信自己离吃饭歇脚的地方不远了,不过他越朝着灯光的方向走,似乎灯光就离他越远,有时甚至完全消失在了视线之外。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当维维安王子终于来到那间破破烂烂的小茅屋,也就是发出灯光的地方时,他有多暴躁、多烦闷吧。他重重地敲了敲小茅屋的门,屋里传来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但她并没有立即出来开门,于是王子又重重地敲了敲门,傲慢地要求老妇人让他进去,不过他忘了,他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国家了。虽然他把门敲得山响,但老妇人仍然不紧不慢的,只是温和地说了一声:

“你得有耐心。”

他听得出来,老妇人准备为他开门了,只不过开门这件事花了很长时间。首先她把她的猫赶在一边,唯恐开门的时候,它会从门缝里溜走了。然后王子听见她自言自语地说什么要剪剪灯芯啦,这样才能看见是谁在敲门;灯里没有油啦,她得先把油加满……就这样,她在屋里磨蹭了很长时间,一遍又一遍地让王子耐心点。过了不知多久,王子才走进了这间破破烂烂的小茅屋。他四下打量,心里失望极了。

这间小屋家徒四壁,根本没有任何能吃的东西,连一点面包渣都看不到。王子对老妇人说他就快饿死累死了,老妇人只是静静地说他要有耐心。不过,她还是给了他一捆稻草,告诉他可以睡在上面。

“但是吃的东西在哪呢?”维维安王子尖叫道。

“等一会儿,等一会儿,”老妇人说,“如果你有耐心的话,我就去园子里摘些豌豆,然后我们从容地剥掉它们的壳,然后我会生起一堆火,把它们煮熟。等它们彻底熟透了,我们就可以优哉游哉地把它们吃掉了。不用着急。”

“等这些事都做完了,我早就饿死了。”王子丧气地说。

“耐心,耐心,”老妇人看着他,慈祥地笑道,“急不得的。‘好事多磨’这句话,你一定经常听到。”

王子简直要气疯了,但又无可奈何。

“跟我来吧,”老妇人说,“当我摘豌豆的时候,你得在旁边拿着灯,这样我才看得见。”

王子立即抓起了油灯,不过他的动作太快了,灯竟然熄灭了。于是他不得不蹲在火炉前面,从炉灰里掏出两根还没有烧烬的木炭,把灯重新点着了。这又花了好长时间。不过,最后他们总算摘好了豌豆,把豌豆剥了壳,然后生起了火,然后他们仔细地数起豌豆来——因为老妇人说她只煮五十四颗豌豆,一颗也不能多。王子抗议说,他现在饿极了,五十四颗豌豆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呢——不就是几颗豆子嘛!多几颗少几颗有什么关系。不过他的抗议完全没用,最后他只得乖乖地去数豌豆。他太着急了,总是会弄掉一两颗,每当这时,他就只好重头数起,以保证数目不多不少,正好是五十四颗。等豌豆煮好之后,老妇人从碗橱里拿出一架天平和一小块面包,打算把面包分开。可维维安王子实在是等不了了,他一把将面包抢了过来,全都吃了下去,然后学着老妇人的样子说:“耐心。”

“你是开玩笑的吧,”老妇人说,她还是那样慈祥,“不过那的确是我的名字,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更多关于我的事。”

他们每人吃了二十七颗豌豆,王子惊奇地发现他竟然吃饱了。然后他躺在草铺上美美地睡了一觉,睡得和在王宫时一样香甜。

第二天早上,老妇人给了他牛奶和面包做早餐,他心满意足地吃了下去,暗自庆幸终于不用再摘豌豆、洗豌豆、数豌豆、煮豌豆了。吃完早餐后,他请老妇人把她的身份告诉他。

“我会的,我很高兴告诉你,”她说,“不过那将是个很长的故事。”

“噢!如果很长的话,我可听不下去。”王子叫道。

“不过,”她说,“在你这个年龄,你应该听听老人说的话,并且学会有耐心。”

“但是,但是,”王子用急不可耐的语气说,“老人不应该那么啰唆!告诉我现在我在哪个国家,别的就不用说了。”

“但愿如此吧,”她说,“你现在在黑鸟大仙的森林里,这里就是他发出神谕的地方。”

“神谕?”王子叫道,“噢!我一定得去向他请教!”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几块金币递给了老妇人,老妇人不肯接受,他就把金子扔在桌子上,连路都等不及问,就像闪电似的跑出了门。他沿着离自己最近的路,以最快的速度朝前飞奔,将小茅屋和那位丝毫不对自己味口的主人落在后面。他实在跑得太快了,有时跑着跑着就迷了路;有时被石头绊倒;还有时迎面撞在树上。不久之后,他看见有一座巨大的黑色城堡巍然耸立在远处,从那座城堡上,应该可以俯视森林的全貌。王子觉得这座城堡一定就是神谕降临的地方,也就是那个什么黑鸟大仙的住处了。就在太阳刚要落山的时候,王子终于到达了城堡外围的大门。这座城堡被一条很深的护城河围了起来。无论是吊桥、大门还是河水的颜色,都像城堡的城墙和高塔一样又黑又暗。大门前面立着一口大钟,钟上写着红色的字:

“来到此地的凡人:如果想知道你的命运,就敲响这口钟,并忍受降临在你身上的事。”

王子毫不犹豫地捡起一块大石头,用力敲了一下大钟,钟声沉闷可怕、震人心魄,与此同时,城堡的大门吱呀吱呀地升了起来。王子刚刚走了进去,大门就轰然落了下来,发出雷鸣一般的巨响。每一座高塔和城墙后都飞出了一大群受惊的蝙蝠,它们拍打着翅膀尖叫着,黑压压地遮住了天空。要是换作别人看见这诡异的一幕,恐怕早就吓破了胆,但维维安王子却无所畏惧。他大步流星地向前走着,一直走到第二扇门前。有六个从头到脚都罩着长袍的黑奴已经为他打开了这扇门。

他很想和他们说话,但他马上发现,他们说着一种他完全听不懂的语言,看起来这些黑奴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这让王子气得够戗,因为他是个心里憋不住话的人,他甚至开始想念他的老朋友“耐心”——也是小茅屋里那位慢腾腾的老妇人。

尽管如此,现在他不得不安安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他们将王子带进了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大厅的地板是乌木的,墙壁是黑玉的,所有的窗帘和幔帐都是黑天鹅绒的。王子环顾四周,想找些吃的东西,但什么都没找到。于是他对黑奴们打手势说自己饿了。黑奴们用同样的办法,恭恭敬敬地表示他必须等,然后他们离开了。

过了几个小时,那六个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黑奴又出现了。他们非常客气,缓慢地把王子带进了一个宴会厅,然后他们围坐在一张长桌子旁边。所有的食物都放在桌子中间。王子心急地抓起他面前的盘子,想把它拉近点,但他马上发现,所有的盘子都被牢牢地固定在桌子上。于是他转过头观察身边这几位庄严肃穆的黑奴是怎么进餐的。只见他们每人拿起一根长长的空心苇管,用苇管吸食着自己的食物。王子只好学他们的样子,虽然他觉得这种进餐的方式又单调又乏味。晚饭过后,他们又回到了那间铺着乌木地板的大厅。在那里,王子被迫看着黑奴们玩起了在他看来最单调、最没完没了的游戏——象棋。直到他觉得自己无聊得要死掉了,他们才像之前一样,毕恭毕敬但非常缓慢地把王子带到了一间卧室里。

由于迫切地想聆听神谕,王子第二天一大早就爬了起来。他要求马上去见黑鸟大仙,但没有人理他。黑奴们把他带到了一个巨大的大理石浴盆前面,浴盆里的水一边很浅另一边很深,他们示意王子进入浴盆里。王子正想洗澡呢,他高兴地跳进了深水里,但黑奴们马上礼貌但又坚定地把他拉了回来,只允许他站在只有一英寸深的浅水里。之后的几天里,这一套程序被不断地重复着,王子简直烦躁得快发疯了。整整六天,他都生活在绝对的安静之中,被黑奴们恭恭敬敬地带到大厅、宴会厅、卧室和浴盆,用那根长长的苇管进食,看他们下不知多少盘象棋——在所有的娱乐活动中,他早讨厌的就是下棋了。唯一不同的是,浴盆里的水位每天都在一寸一寸地升高,最后终于涨到了他的下巴,于是他的沐浴总算是完成了。这一天,穿着黑色长袍的黑奴们排成了一列,每人头上都栖着一只黑色的蝙蝠,他们让王子站在队伍的中间,然后唱着一首低沉肃穆的歌曲,走进了一扇铁门里。这扇铁门通往一座像神庙一样的建筑。在他们的唱诵声中,另一队黑奴出现了。他们把王子交给这队黑奴,然后缓缓退出了铁门。

王子觉得这几个新的黑奴看起来和刚刚离开的那六个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他们每个人的手腕上都栖着一只巨大的乌鸦,它们沙哑的叫声不断在阴沉的庙宇前回荡。黑奴们挽着王子的胳膊,与其说是恭恭敬敬地扶着他,倒不如说是怕他耐不住性子,三两步蹿到队伍的前头去。他们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完了神庙前的台阶,王子觉得他这番漫长的等待总算结束了。然而恰恰相反。黑奴们为王子慢慢地套上了一件黑色的长袍,样式和他们身上的差不多,然后他们带着王子走进了神庙大殿。在这里,王子被迫看着他们进行各种繁琐冗长的仪式。他这种风风火火的性格哪受得了,不一会儿就厌倦得要命了。他不停地打着哈欠,样子十分不体面,幸好没有人留意到他。他无精打采地盯着挂在他面前的黑布幔,当它突然被拉开时,王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见一只十分巨大的黑鸟,栖息在一根贯穿神庙的铁杆上,想必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黑鸟大仙了。一看见黑鸟大仙显灵,黑奴们全都跪在地上,不敢抬起头来。黑鸟大仙拍打了三次它那巨大的翅膀,然后用维维安王子能听懂的语言清清楚楚地说道:

“王子,你获得幸福的唯一机会,取决于与你的本性最相反的一面。”

说完后,布幔落了下去。黑奴们又进行了许多仪式,然后庄重地赠给王子一只乌鸦,让它栖在了王子的手腕上。他们引导着王子缓缓出了铁门,把他交给了第一队黑奴。这时乌鸦飞走了,一只巨大的蝙蝠扇动着翅膀自然而然地落在王子的头顶。接着,王子又被带到了大理石浴盆那里。于是那一整套程序又开始了。不同的是,这次黑奴们让他站在深水区里,水位每天都会一寸一寸地降低。七天后,黑奴们将王子护送到外城门,然后十分恭敬友善地和他告别。他也心不在焉地回礼,等大门一开,立刻拔腿溜之大吉。他用尽全身力气向前跑着,一心只想离这个沉闷的鬼地方越远越好,也唯恐黑奴们舍不得自己,再他把请进去聆听一回黑鸟大仙的神谕。他后悔当初为什么会冒冒失失地闯进这里。他费了这么多功夫,最后只听到一句没有告诉他任何东西的无聊的神谕。他认真思考了大约五秒钟的时间,反省他做的这件蠢事,然后得出结论:有时做事之前要先思考一下。

走了几天之后,他又累又饿,但总算成功地走出了森林,来到一条又宽又急的河边。他沿着河岸走了下去,希望能找到过河的办法。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发现河道中心有个东西在闪闪发光。仔细一看,原来是艘白色的大船。那绝对是王子见过的最漂亮的船了。这时在那艘大船旁边,有一条小船笔直地开向河岸,停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王子心里突然升起一鼓强烈的冲动,十分想到大船上去看看,于是他大声叫着,想吸引船员的注意,但是没人回应。

他跳进了小船,没费多大力气就划着它向大船驶去。这条小船是用白纸做的,轻得像树叶一样。等他爬上了大船后,发现大船竟然也是用白纸做的。船上一个人也没有,船舱里却有一张舒服的小床,还储存着许多好吃的、好喝的东西。于是王子决定待在这里好好享受一会儿,直到有什么新的事情发生。王子自幼在格里德林国王的国家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当然也懂得航海技术。不过他刚刚拔起了锚,大船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以很快的速度顺流而下,还没等王子弄清楚自己的方位,他就发现自己的船已经漂到了海里。虽然王子已经有所警觉,尽全力想把船开回河道里,但无论如何也斗不过风力和海流,没过多久,身后的陆地就完全消失在了海平面上,王子只好绝望地放弃了。他想起童年的时候,大人们曾经无数次警告过他不要玩水,不过现在后悔也晚了。他只能一边徒劳地抱怨自己为什么当时不老老实实地留在岸上,一边痛恨这艘船、痛恨大海以及一切跟航海相关的东西。更让他绝望到极点的是,他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风平浪静的大洋中心,这可是最考验人的耐心的时候了。你可以想象一下维维安王子现在的心情!他甚至希望自己还在黑鸟大仙的城堡里,起码在那里他还能看到一些活物,而不是像这样孤零零地困在一艘白纸做成的船上,想不到任何办法可以离开这个让人厌倦到极点的牢笼。

过了许多天之后,他终于看见了陆地。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离开这条船了,于是他迅速冲到船舷上,打算就在这里跳下海,用更快的速度游到岸上去。但他的尝试是徒劳的,因为他不管跳出多远,最后还是会落到甲板上。他只好认命了。他用尽了所有的耐心,一直等到海风和潮水将船缓缓送进一个被陆地环抱的天然港湾。

岸上是一片茂密的森林,有些高大的树木甚至就生长在水际线上。这一幕美景让已经在海上囚禁了很多天的维维安王子十分兴奋,他轻轻地跳下船,高兴地奔跑着,不一会儿就在茂密的森林里迷了路。走了很长一段路后,他在一眼干净的泉水边停了下来,准备躺在泉水边的青苔地上休息一会儿。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突然传来一阵沙沙声,随后从中跳出一只漂亮的小羚羊,它筋疲力尽地栽倒在王子身边,气喘吁吁地说:

“噢!维维安,救我!”

万分震惊之下,王子立刻跳了起来,正好赶在一头巨大的狮子冲到他们面前时拔出了剑。他勇敢地和狮子搏斗起来,最后用漂亮的一击重创了狮子。狮子轰然倒地,然后勉强用前爪支起身子,发出了三声长啸,震得整个森林都嗡嗡作响,恐怕十里之外都听得见它的啸声。然后狮子一头栽倒在地上死了。王子并没有更多地留心狮子和它的啸声。他走回小羚羊身边说:

“搞定!现在你满意了吧?既然你会说话,拜托你马上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噢!在我告诉你这些事之前,我必须休息很长时间,”小羚羊回答说,“不过,我很怀疑你是不是有时间听,因为事情还远没有结束。事实上……”

她接着用同样慢悠悠、无精打采的口气说:“你现在最好看看你身后。”

王子立即转过身来,他惊恐地发现一个高大的巨人正迈着大步向他走来,一边走一边咆哮道:

“我想知道,是谁让我的狮子发出了啸声?”

“是我,”王子大胆地回答,“不过我向你保证,它以后再也不会那样叫了。”

巨人大声地哭号起来:“唉!我可怜的小东西,我可爱的小宠物!”他咆哮道,“不过至少我可以为你的死报仇!”

说着,巨人挥舞着一条缠在他胳膊上的巨蟒冲向维维安王子。王子并没有失去冷静,他瞄准那条蟒蛇狠狠砍了过去,但他刚刚碰到那条蛇,蛇就变成了巨人,而巨人却变成了蛇,这样迅速的变化让王子不禁觉得眼花缭乱。这种情况至少出现了六七次,不过最后他还是幸运地将蛇砍成了两截,随即抓起那半截巨蟒,用尽全身力气打在了巨人的鼻子上。巨人倒在狮子背上失去了知觉。这时,平地里突然卷起一鼓黑烟,遮住了王子的视线。等黑烟散尽时,巨人、巨蟒和狮子都不见了。

王子来不及把他的剑插回剑鞘,就匆匆奔回小羚羊身边,叫道:

“现在你已经花了这么多时间恢复精力了,而且你也不用再害怕任何东西了。

快告诉我你是谁,那个可怕的巨人以及他的狮子和蟒蛇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看在老天爷的分上,快点告诉我!”

“我很愿意告诉你,”小羚羊回答说,“不过急什么呢?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回绿色城堡,不过我不想走路,那儿太远了,而且走路实在太累人了。”

“我们马上出发,”王子声色俱厉地说,“否则我真的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像你这么年轻活泼的羚羊,要是连几步路都走不动,你难道不觉得羞耻吗?城堡离这里越远,我们就该走得越快。不过既然你不喜欢那样赶路,我答应你我们可以慢慢走,边走边聊天。”

“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背我,”她甜甜地说,“不过我也不喜欢让人左右为难,不如这样好了:你抱着我,然后让那只蜗牛背着你。”说着,她懒洋洋地抬起一只小蹄子,指着一个维维安王子本以为是一块石头的东西。王子仔细一瞧,才发现那原来是一只巨大的蜗牛。

“什么!让我骑一只蜗牛!”王子尖叫道,“别开玩笑了,骑着这家伙,我们一年也到不了那里。”

“噢!那就别骑了,”小羚羊说,“我很愿意待在这里。这儿的草多绿、水多清啊。不过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会接受这个建议,去骑那只蜗牛。”

于是尽管王子很不情愿,但他还是抱着小羚羊爬到蜗牛的背上,然后他们出发了。蜗牛慢慢地向前爬呀、爬呀……王子不停地用脚跟敲着它的背,催它爬快点。小羚羊对他提出了抗议,说她就是喜欢这种慢悠悠的走法,而且这只蜗牛也是迄今为止让她觉得最舒服的交通工具了。维维安王子气得快发疯了,他觉得按这种速度走下去,他们这辈子也到不了那个绿色城堡。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到达了那里,城堡里的所有人都跑了出来,看着王子跳下了他那独一无二的坐骑。

在小羚羊的要求下,王子把她轻轻地放了下来。就在她的脚碰到台阶的一刹那,她突然变成了一位美丽的公主。更让王子震惊的是,他发现这位美丽的公主竟然是他的表妹——普拉西达公主!公主用她一贯的端庄仪态向他致敬。维维安王子欣喜若狂,他跟着公主进了城堡,急不可耐地想知道公主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及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不过现在他必须先等等——因为绿地之国的居民们听说巨人死了之后,自愿将国王的位子献给杀死巨人的英雄。维维安王子不得不耐着性子,听他们滔滔不绝地赞颂自己的壮举。虽然他常常在礼貌允许的范围内打断他们的演讲,请他们尽量长话短说,但这还是花了他许多时间。最后他总算自由地回到普拉西达公主身边,公主立即讲起了发生在她的旅程中的故事。

“在你走了之后,”她说,“他们让我学习怎么管理国家,我厌倦得要死,所以我请求罗洛蒂仙女把我带离那里,虽然她很不情愿,但后来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把我和我最喜欢的沙发一起转送到了她的山洞里。我在那里过了几天舒心日子,每天听着蜜蜂的嗡嗡声和瀑布沙沙的水声,沐浴着柔软的绿光——那种光线就像春天的榉树一样,让我的心神安宁。但是,唉!有一天罗洛蒂仙女被迫去参加一个仙女大会,她回来后十分沮丧地告诉我,说她对我的溺爱让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她在仙女大会上被狠狠地申斥了一顿,而且她们命令她立即把我交给墨里菲奇仙女——这位仙女已经担负起了照顾你的责任,而且鉴于她对你的妥善监管,她还在仙女大会上受到了表扬。”

“妥善监管,是啊,”王子打断了她,“如果我这一路的奇遇都归功于她的话!继续讲你的故事吧,表妹。等你讲完后,我再把我的经历告诉你,然后你自己判断吧。”

“看见罗洛蒂哭了,我也很难过,”公主继续说,“不过我马上发现难过是件很麻烦的事,所以我想我应该冷静。很快墨里菲奇仙女就到了。她骑着一头巨大的独角兽,站在山洞口,命令罗洛蒂把我交给她。罗洛蒂哭得更伤心了,不停地亲吻我,但她不敢拒绝墨里菲奇的命令。她们把我弄到独角兽的背上,让我坐在墨里菲奇的身后。然后墨里菲奇仙女对我说:‘抓紧了,小姑娘,如果你不想摔断脖子的话。’“虽然我用尽浑身力气紧紧抓着,但她那头可怕的坐骑实在跑得太快、太猛烈了,我简直都要窒息了。最后我们在一个大农场里停了下来。农场主和他的妻子一看见仙女就立刻跑了过来,把我们扶下了独角兽。其实农场主夫妇的真实身份是一位国王和王后,他们由于无知和懒惰,正在接受仙女们的惩罚。你知道当时我已经疲倦得要死了,但墨里菲奇仙女却让我立刻去喂她的独角兽。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必须爬上一个长长的梯子,从一个干草棚里一捆一捆地搬下二十四捆干草。我从来没有干过这么累人的活!现在想起来,我还忍不住瑟瑟发抖。然而这还不算完,我还得把这二十四捆干草扛到马厩里。等这些都做完之后,我以为我可以太平无事地到我的小床上睡觉了,但是,天哪,还不行!首先我必须把床整理干净,因为它乱糟糟的;然后我还要为仙女整理她的床,为她盖好被子、拉好窗帘,还要为她做许多我根本不会做的事。直到累得筋疲力尽,我才被允许上床睡觉。我从来没有自己脱过衣服,也不知道怎么脱,于是我就穿着衣服躺下了。不幸的是仙女发现了这一点,我才刚刚睡着,她就叫我起来。即便如此,我也躲过了她的警惕,只脱下了外面的长袍。这么跟你说吧!我发现很多时候,‘服从’就是最好的回答。人总是会经常挨骂的,‘服从’会省掉一些麻烦。

“第二天一大早,墨里菲奇仙女就把我叫醒了。她让我走很远的路到马厩去,以便回来后向她报告她的独角兽睡得怎么样、吃了多少草,还要告诉她现在是几点钟了、外面天气怎么样……我做得太慢了,任务完成得很糟糕。在仙女离开前,她把国王和王后叫来,对他们说:‘我对你们今年的表现很满意。如果你们想回到自己的国家,就继续在农场里努力工作吧,同时记得帮我照顾这个小公主,教她变成有用的人,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她的坏习惯都被纠正过来了。要不然的话——’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骑上讨厌的独角兽,很快就消失了。然后国王和王后转过身来,问我都会做些什么。

“‘什么都不会,我向你们保证。’我用一种应该能说服他们的口气说。但他们还是列举出许多种工作,希望知道哪一种最合我的心意。我对他们说,什么都不做才是最适合我做的事,如果他们真的想对我好的话,就该让我上床睡觉,除此之外,别再勉强我做任何事了。让我高兴的是,他们不仅答应了这个要求,而且当他们吃饭的时候,王后还把我的那份端上来给我。但第二天早上,她又来到我的床边,用歉疚的语气对我说:

“‘可爱的孩子,恐怕你今天得下决心起床了。我知道像你这样无所事事是件多么愉悦的事。想当初在我的丈夫和我还是国王和王后的时候,我们也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做,我很希望不久之后我们能重新过上这么快乐的日子。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对你来说也一样。而且你也听见了仙女的话,如果我们不遵从她的命令,说不定有更坏的事降临在我们身上……快点吧,我求求你了,下来吃早餐吧,我特地为你准备了美味的奶油。’“我心烦极了,但没有办法,我只好下了楼。早餐刚一结束,他们就又像布谷鸟一样喋喋不休地问:‘你想做什么?’我徒劳地回答:‘什么也不做,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夫人。’“最后王后给了我一根纺锤和缠着四磅麻线的卷线棒,派我出去放羊,他们对我保证说这是最轻闲的工作了,而且放羊的时候,我可以想怎么休息就怎么休息。

于是我只好赶着羊群出发了。你可以想象我有多么不情愿。不过我并没有走很远。

我在一个阴凉的河堤上停了下来,在我看来,这儿真是个漂亮的地方。我舒适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把那捆麻线当成枕头,舒舒服服地睡着了,就好像世界上根本没有绵羊这回事一样。而绵羊们则由着自己的意愿,高高兴兴地走来走去,就像世界上根本没有牧羊女这回事一样。它们跑到了农田里,啃食起各种人们禁止它们吃的美味的农作物,直到农民们发现它们在糟蹋庄稼后叫嚷了起来。国王和王后闻声跑了出来,他们发现了引起这场混乱的原因,马上收拢了他们的羊群。当然啦,这件事他们还是越早做越好,毕竟他们要对羊群造成的所有损失进行赔偿。至于我嘛,我仍然躺在那里,看着他们跑来跑去地追羊。因为我当时实在太舒服了,如果不是他们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强迫我起来跟他们回去,我肯定还会一直躺下去的。后来他们严厉地斥责了我,不过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叫我去放羊了。

“后来不论他们让我干什么活,结果总是一样,我把每件事都办砸了。

另外,我一定很有让别人生气的天分,甚至能激怒最有耐心的人。于是有一天我从农场里逃跑了,因为我实在担心王后会忍不住揍我。当我走到国王平常钓鱼的那条河边时,我发现有一条小船系在岸边的树上,于是我跳上小船,解开绳子,小船开始缓缓地顺流而下。它漂得又平又稳,所以当王后看见了这一幕,沿着河岸追赶的时候,我也一点都不担心。只听见王后一直叫着:‘我的船,我的船!老公,快出来抓住这个小公主,她坐着我的船跑啦!’“小船顺着水流越漂越远,很快我就听不到她的叫声了。我在水花的歌声和树木的低语声中进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小船突然停住了,原来它陷在了一片浅滩上,浅滩后面是一片碧绿的草地,太阳正冉冉升起。我看见远处有几座样式十分奇特的小房子。当时我饿得不得了,于是我下了船,朝着那些房子走过去。没走几步,我发现半空中有许多闪闪发光的东西,看起来像是被固定在那里的一样,但我看不出来它们到底挂在什么东西上面。

“我走了一会儿,看见有一根丝绸做的绳子从半空一直垂到地面。它离我的手太近了,我忍不住拉了一下。刹那间,整片草地上都响起了旋律优美的编钟声,那钟声像银铃般优美动人,让我忍不住坐了下来,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边看着这些银钟在阳光下轻轻摇摆、闪烁生辉。这时不知从哪里飞出一群鸟来,每只鸟都落在了一只钟上,它们一齐引吭高歌,把悦耳的歌声加进了编钟的奏鸣曲里。它们唱完之后,我抬起头来,发现一位又高又端庄的夫人正向我走来,在她身边簇拥着一大群各种各样的鸟类。

“‘小姑娘,你是谁?’她说,‘居然敢到这里来!我从来不让凡人活着进入这里,以免惊扰了我的鸟儿们。不过,如果你无论做什么事都很聪明的话,我也许会容忍你的存在。’“‘夫人,’我站起身对她说,‘您尽管放心,我不会做任何事惊扰您的鸟儿。我只是请您看在老天爷的分上,给我一点吃的。’“‘我会的,’她回答说,‘在我送你到你该去的地方之前。’“然后她派六只松鸡——也就是她的随从,为我取来各种各样的饼干,与此同时,另一些鸟儿取来了新鲜的水果。我吃了一顿十分可口的早餐,尽管我并不希望它们侍候得这么急。我最讨厌急急忙忙的了。不过,我非常喜欢待在这个令人愉悦的地方,于是我对那位端庄的女士说了我的想法。

但她用鄙夷的口气说:

“‘你觉得我会让你留在这里吗?你呀!你觉得待在一个人人都清醒忙碌的地方,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不,不,我已经尽了待客之礼,你不可能再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了。’“说着,她转过身,用力拉了一下我刚刚提到的丝绸绳子,但这次钟声没有再次响起;相反,我被一声刺耳的鸟叫吓了一大跳。与此同时,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黑鸟。它落在仙女的面前,用十分可怕的声音说:‘你需要我做什么,我的姐姐?’“‘我希望你把这个小公主带到我的表弟——绿色城堡的巨人那里,马上。’她说,‘并且替我转告他,让她无论白天黑夜都要干活,替他织那些漂亮的壁毯。’“她说完后,那只大黑鸟将我一把抓了起来,一点也不怜惜我的哭叫,用快得可怕的速度飞走了——”

“噢!你一定在开玩笑吧,表妹,”维维安王子打断了她,“你应该说‘慢得可怕’。我知道那只可怕的黑鸟,也知道他那套繁琐冗长的程序、他的住处和他的那些慢慢悠悠的仆人们。”

“随你怎么想吧,”普拉西达公主平静地回答,“我可受不了争吵。或许,它和你说的不是同一只鸟吧。反正,它以惊人的速度带着我离开了那里,然后轻轻地降落在这座城堡里——也就是现在已经属于你的这座城堡。我们通过一扇窗子进入了大厅,黑鸟把我交给了巨人——也就是你为了救我而杀死的那个,然后飞走了。

“巨人对我说:‘这么说你是个懒人!啊!我们必须教你怎样工作。你已经不是我们治好的第一个患懒病的人了。看看我的客人们,他们多忙碌!’“我按照他的话抬头看去,只见大厅四周环绕着一道巨大的长廊,长廊里堆满了壁毯的框架、纺锤、毛线、花样和各种工具。在每个框架前面,都有十二个人坐在那儿努力地工作着。看见这可怕的一幕,我当场昏了过去。但一等我苏醒过来,他们就问我会做些什么。我像之前一样徒劳地回答,强烈地希望他们能因此放过我。

“‘我什么都不会。’我说。但巨人只是说:‘那你必须学着做些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有足够多的活儿让每个人去干。’“看起来工人们在壁毯上织的都是仙女们最喜欢的故事。随后他们开始教我怎样干活,好让我帮他们的忙。但从一开始,我就干得很糟糕,后来情况越来越糟,我甚至连最简单的缝线都学不会。

“尽管他们用各种常见的手段惩罚了我;尽管巨人让我看了他的兽笼——里面的动物都是由不肯工作的孩子变成的!但这些对我都不管用。最后我被降级到去给染色工挑水,但即使是这个工作,我还是做得太慢了。今天早上,巨人怒气冲冲地冲进来,将我变成了一只羚羊。就在他正要把我放进他的兽笼里的时候,我突然看见里面有一只狗。我害怕得不得了,用我最快的速度逃了出去;我穿过外面的院子,一直逃出了城堡。巨人害怕我逃脱他的控制,于是派他的绿色狮子来追赶我,并命它不惜任何代价带我回去。如果不是在泉水边遇见了你,我宁可被它抓住或者吃掉,也不愿意再跑了。另外,噢!”普拉西达公主总结道,“再次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是件多让人愉快的事啊。我实在厌倦了学东西。”

维维安王子说,他这一阵一直被迫过着安静得不得了的生活,可他一点也不觉得有趣。然后他用连珠炮似的语速,一口气讲完了他的冒险经历:他是如何在耐心夫人的小木屋里过夜的、如何聆听了黑鸟大仙的神谕、如何乘着纸船航海……然后他们手拉手地释放了城堡里所有的囚犯,以及兽笼里所有的王子和公主们——巨人死后,他们都恢复了原形。他们对维维安和普拉西达十分感激。普拉西达则请求他们以后永远永远不要再做针线活了。

他们在院子里燃起一堆篝火,把所有的壁毯框和纺车烧得一干二净。普拉西达公主向他们赠送了许多礼物——不过倒不如说她一直坐在维维安王子身边,由王子将礼物分发给众人。然后他们在绿色城堡里举行了盛大的欢宴,每个人都尽力想让王子和公主高兴。虽然他们的初衷很好,但总是不知不觉地就会犯错误。因为维维安王子和普拉西达公主对他们的计划从来没有看法一致的时候,这让他们不免有些无所适从、手忙脚乱。他们有时会违背王子的命令,什么都做得慢腾腾的;有时又像闪电一样飞快地在公主面前跑来跑去,做一些公主根本不喜欢的事。渐渐地,这两位表兄妹开始学会互相沟通、互相包容,相互抚慰这些小小的不快,最后甚至深深地喜欢上了对方。为了普拉西达公主,维维安王子变得十分耐心;而为了维维安王子,普拉西达公主也变得空前的努力。

仙女们一直在饶有兴致地关注事态的进展,现在她们觉得该出手干预了,以检验他们的这种进步是否可以持续下去,以及他们是否真的深爱着对方。她们对王子和公主施了魔法,于是在王子眼中,公主突然患了严重的热病;而在公主看来,王子也正受着重病的煎熬,憔悴不堪。他们两人都十分担心对方,急得吃不好饭、睡不好觉。趁着王子和公主暂时分开的时候,墨里菲奇仙女突然在普拉西达公主面前现身,对她说:“我刚刚见到了维维安王子,在我看来,他病得很重。”

“唉,是的,夫人,”公主回答,“只要你能治好他,我情愿让你把我带回农场,或者让那个绿巨人复活。您会看见我有多听话的。”

“如果你真希望他痊愈的话,”仙女说,“你就必须把‘奔奔鼠’和‘苍头雀’抓来给我。记住:时间紧迫!”

她的话音刚落,普拉西达公主就急匆匆地跑出了城堡的大门。仙女望着她的背影,一直目送她跑出自己的视线之外,才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然后转身去寻找维维安王子。

维维安王子也诚挚地请求仙女说,他宁愿回到黑鸟大仙的城堡里,或者继续坐着纸船永远漂泊在海上,只要仙女能救活普拉西达公主的性命。仙女说她也觉得公主命不久矣——“但是,”她说,“如果你能找到玫瑰色的鼹鼠,把它带到她那里,她就会痊愈的。”这下轮到王子急匆匆地出发了,只不过他前进的方向与公主的方向恰恰相反。想象一下这对恩爱的情侣夜以继日地捕猎的样子吧!普拉西达公主总是在森林中不停地奔跑着、倾听着,紧紧追赶那两只看起来很难捕捉到的小动物。而在世界的另一端,维维安王子一直穿梭在大草原上,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地面,聚精会神地倾听鼹鼠从地下发出的声音。他必须踮起脚尖轻轻地走路,有时几乎不敢呼吸;有时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地站上几个小时。如果成功的欲望可以帮上他的忙,那他肯定早就抓到那只玫瑰色的鼹鼠了。但是,唉!他逮到的所有鼹鼠,都是那种黑色的、普普通通的鼹鼠。但奇怪的是,他再也没有不耐烦过,总是毫无怨言地投入到捕捉鼹鼠的漫长等待中。不过,这种情形的改变,只是因为爱上工作而带来的最普遍的奇迹之一罢了。就这样,王子和公主一心一意地捕猎,从不关心自己到了哪个国家。终于有一天,当他们成功地结束了漫长而疲倦的捕猎,他们同时欣喜地叫道:“我的爱人终于有救了!”然后他们认出了彼此的声音,同时抬起头来,欣喜若狂地奔向对方。这意外的惊喜让他们久久说不出话来。他们深情地凝视着彼此的双眼,静静享受这美妙的一刻。正在这时,格里德林国王突然出现了——原来这个让他们偶然重逢的地方,正是格里德林国王的国家。国王认出了他们,欣喜地和他们拥抱。当他们回头看向玫瑰色的鼹鼠、苍头雀和奔奔鼠的时候,却发现它们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王子和公主都不认识的美丽女士,在她身边的正是黑鸟和绿巨人。格里德林国王一看到这位美丽的女士,立即发出了惊喜的欢呼声,然后紧紧地抱住了她。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他失散多年的妻子——圣特里娜王后。关于她被囚禁在仙女之国的故事,也许你有一天还会读到呢。

黑鸟和绿巨人也恢复了原形,原来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两位魔法师。这时,天空中飞来了罗洛蒂仙女和墨里菲奇仙女的马车。她们热情地亲吻了国王一家,祝贺他们每个人都重新得到了自己的爱人。他们一起回到了王宫,为维维安王子和普拉西达公主举办了盛大的婚礼,这场婚礼的盛大程度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格里德林国王和圣特里娜王后再也不眷恋权力了。于是他们退了位,将国家交给王子和公主治理,然后在一个宁静的地方幸福地生活下来。维维安王子和普拉西达公主深受臣民的爱戴。他们终于发现,令别人快乐,就是自己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查看更多 安徒生童话故事白雪公主相关内容,请点击 安徒生童话故事白雪公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