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有哪些:大力士的故事

从前,有个人自以为力大无穷,比天下任何人都强。不错,他的力气确实很大,到森林里砍柴,往往比最有力气的人砍的还要多十倍。有时,他看见路上倒下一棵枯树,可以把整棵树一下举到头顶扛回家。不过,他太自以为是了。每当回到家里,总是洋洋得意地撞进院子,把东西往地上一扔,朝妻子大喊:“来呀,看看你的大力士带回来了什么!”

他妻子低头走出茅屋,直起腰,笑了。

“大力士?”她会取笑说,“还是别提大力士吧。你要真见了大力士,一定会吓得乱跑。你也许有力气,可绝不是大力士!”

于是这人生气了,坐在屋外肉桂树下,不满意地嘀咕说,“你骗人,我就是大力士!你要能指出还有谁的力气比我大,我就相信你。”

他妻子叫席图。这天席图去打水,她头顶大葫芦,沿着弯弯曲曲的林间小路来到一口井边。这井原本是口魔井。席图把汲水桶扔进水中后,却怎么也提不上来。她拉呀、拽呀、扯呀,身体朝后倒,脚跟往前顶,把全身力气都使出来了,甚至还祈祷真主帮忙,可还是白搭。

“唉,”她叹口气,一下坐在井边泥地上,用裙据揩着额头的汗水。“今儿个,得要十个男子汉才能把桶提上来。只好空手回去罗。”

她闷闷不乐地站起来,打算沿那条在林间出没的土路往回走。

就在这时,只见又走来一个女人,两人停下互相打了个招呼。

“你为啥空着葫芦走开了?”陌生女人问,“莫非井干啦?”

“啊,没有,”席图叫道,“我折腾了老半天也没法把桶提上来,它太沉了。我力气不够,起码得要十个男子汉呢!”

那女人笑了笑,说,“别泄气!来,跟我到井边去吧。我包你能打到水。”

席图断定她是帮不了什么忙的,不过为了证实她的话,还是决定跟着去了。当那个女人在前面朝井边走的时候,席图发现她背上还背着一个挺可爱的孩子。孩子转过头,一对明亮的眼睛盯着她,一眨都不眨,只看得席图微微有些紧张。

她们终于来到井边。席图指给那女人看搁在井台上的长绳,绳子另一头吊着那只桶子,沉在井下。

“瞧,”席图说,“我把桶扔了下去,却打不上来,我怕你也无能为力呀。”

那个女人笑了笑,松开背上的孩子,叫他去提井下的桶!孩子毫不迟疑地用小胖手抓住井绳,一下就将水桶提上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倒好像井绳上吊的只是一根羽毛!

席图惊得捂住嘴巴,半晌说不出话。而那个女人却没事儿一样,叫孩子再打。孩子一次又一次地打水,毫无吃力的样子。

两个女人用水先洗了澡,再洗好衣服,拿到烈日下晒干,然后将葫芦罐里装满水,朝家走去。她们不久来到岔路口,背孩子的女人便拐上朝东去的小路。“你去哪儿?”席图问。

“当然是回家呀,”另一个回答。

“你家在那条路上吗?”席图说,“我还不知道这条路那头有村子呢。你丈夫姓啥?”

“我丈夫叫大力士,”陌生女人说完便匆匆忙忙走上那条窄路,很快消失在树林深处。

席图又吃了一惊,一到家便把当天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丈夫。丈夫起初不信,后来相信了她的话,气打心头起,就像开锅的汤在沸腾似的。

“嗐!”他叫道,“竟然还有人自称大力士,是吗?待我见识见识就清楚了!我要叫他瞧瞧方圆这一带到底谁是大力士!”

“啊,不!”妻子央求说,“看在真主份上,别去碰他吧,他肯定会打死你的,那我可怎么办呀!你只要看看他孩子的力气,就会明白那父亲一定力大五十倍哩!”

可无论她说什么也无法使固执的丈夫回心转意,放弃那愚蠢的念头。

“明儿一早,”他坚决地说,“你带我去那条路,上那人家去。”

第二天拂晓,丈夫起了床。他把握十足地从储藏室取出猎具,背箭袋,拿弯弓,如意宝剑挎上肩,准备妥了,便对惶惶不安的妻子喝道,“快呀,懒骨头!出去带路,上那个冒牌货家去!不!等一等!还是先去怪井那儿,让我亲眼看看那只桶。”

女人拿起葫芦罐,顶在头上,前面走了。她只顾担心,竟没想到既然他俩谁也打不上来水,带葫芦罐去井边该多笨啊。她急匆匆地走着,落在后面的丈夫还在大喊小叫。她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有个人影,等赶到井边,发现那个背孩子的女人也已经来了。

席图向她俩问好,而丈夫却睬也不睬,只顾瞪眼往井里看,打量着水面。

“拿桶来!”他吼道,一把从井台边抓住桶,使劲扔进黑洞洞的井口里,只听“哗啦”一声,桶溅进水中。

“我要叫那句瞎话永远见鬼去,”他夸口说着,试了试井绳,“不错,是得要十条汉子,那就瞧我的吧!”

他开始猛拉,呼哧呼哧,哼哟哼哟,骂骂咧咧,汗水淋淋,可是桶没拉上来。他气衰力弱,身子越来越探进井口,骂桶、骂井绳、骂井水。他正骂得欢,忘了在井台上站稳脚,整个身子一下随桶摔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还捆在妈妈背上的小男孩从背包布里伸出手,一把抓住井绳,不露声色地立即连人带桶拉了上来。

这男子坐在地上,惊得晕头转向,抓抓脑袋,又看看孩子。孩子已从妈妈背上爬下来,正在一桶一桶的打水呢!那清澈的冷水被妈妈灌进了水罐里,席图获胜似的转向丈夫说,“瞧见大力士的孩子干活了吧?去见真正的大力士本人,你不怕吗?”本来,大夫正暗自盘算如何溜之大吉不去真大力士家了,可现在妻子说他胆怯,羞辱了他,那他一定得摆出一副英雄好汉的面孔。于是他一面仍然抓着脑袋,一面硬着头皮说:“我的决心更大了,一定要亲眼见见这个号称大力士的家伙。”

“那好,你一人去吧,”席图说着,抓住被孩子灌满水的葫芦,放在头顶,离开井边,快步回家去。

另一个女人满腹狐疑地转向这男子。“那么,你是想去见见我丈夫罗,嗯?”她问。“我看你还是回家去的好。”

可他不听。于是女人又把孩子捆在背上,打头朝树林深处走去。

他们终于来到女人家的院子。这院子与普通人家的一样,丝毫看不出住着一个大力士。这男子又恢复了勇气。

“我丈夫,大力士,到森林里打猎去了,”女人解释说,“您可以藏在某处等他回。你只可躲在一边看,千万别让他瞧见你,他要吃你这样的人的。”

“呸!”男子说,“我才不怕呢,用不着躲躲藏藏。”

“那我就告诉你罢,我丈夫今天早餐吃的是一整头象,而且以一口气吞掉十头象而出了名。怎么样?”女人问道,“你还不害怕吗?傻瓜!”

这男子只好让女人把他带到院边的粮食垛旁。这个粮食垛四周糊着泥巴,很像只特大的水罐。男子从顶上钻进去,发现要踮脚才能从顶沿往外看。

“现在,你要命的话,就别出声,”女人离去时警告说,“我该去给丈夫做饭了。”

临近黄昏,男子在粮食垛里听到一种声音像风挟雷雨似的滚滚而来。整个森林开始摇撼,邻近的茅棚顶被掀翻。接着院外空地上出现了主人,他一张嘴,空气随着他的嗓音而震动;他一跺脚,大地像发生地震一样地颤粟。

“孩子他娘,”他吼道,“给我煮象肉了吗?”

“煮啦,”女人应道,“你瞧这些当晚饭够不够?”

粮食垛里的这男子吓得哆嗦起来。这下千真万确了,到底还有一个人够得上大力士这个称号。他真希望那女人煮的象肉足够大力士吃饱了。他战战兢兢地站着,听大力士“嘎嘣、嘎嘣”吃象骨头,就像吃甘蔗似的。

“真主保佑,那是头大象!”他牙齿打战,一遍又一遍地小声祝愿。

时间过去了,天黑下来,已经到了晚上,大力士突然嚷道:“孩子他娘,我闻见有生人味儿,他在哪儿?我要吃掉他。”

“好丈夫,您闻到的就是我呀,”女人回答,“这儿除了我,没有别人。”

可她觉得要丈夫相信院子里没藏人很困难。大力士踱来踱去,叫声与沉重的脚步声震撼着院子,把粮食垛里的那男子吓得半死。最后,大力士出去到附近林中去搜,一面震天价喊:“我闻到了生人味儿!”他刚离开,女人就赶紧偷偷爬到粮食垛上,小声对里面吓坏了的男子说:

“唉,当初你为啥不相信我呢?那样,咱俩该省去了多少麻烦!”

“啊,我真抱歉,”傻男子说,“不过,不亲眼见到,我怎么会相信这些呢?好了,现在我如何能跑出去?”

“听着,”女人悄声说,“一会儿我丈夫会回来睡觉。等他一睡熟,我会在门外挂上一盏小灯,你看见了,立刻就跑吧,千万别再来了。”

“谢谢,谢谢,”男子说着,又哆嗦起来,因为他听见一阵风刮进院子,表示大力士要回来了。

时间过得真慢!可男子还不敢打盹。终于,在拂晓前,他看到屋门外闪出了一星亮光,像荧火虫似的。他小心翼翼地沿着粮食垛跳到地上,没出一点声响,然后撒腿就跑。他跑得快极了!两腿从未迈过这样大的步子,心脏也从未跳得这样激烈!

正当他觉得已经脱险的时候,却远远传来大力士的咆哮,他心里一沉,害怕得简直要昏过去。

“我闻到了生人味儿!”他害怕的那个声音在吼道。

可怜的人越跑越快,一直跑到一片刚开出的荒地里。有人正在挖树刨根,整理土地。他们停下手中的活,站在那儿问道:“喂,你去哪儿?跑得这样快,有谁在追你吗?”

“有个自称大力士的人在追我,”男子气喘吁吁他说。“能救救我吗?”

“我们有好几个人,”他们说,“呆在我们身边等那个所谓的大力士来吧,我们来对付他。”

那男子蹲下来,直喘粗气。这时一阵狂风骤起,把干活的人都卷离地面,甩了好几码远。

“哎,”他们吓得直叫,“怎么回事?”

“就是那个大力士,”惶惶不安的逃命者大声说,“他呼出的气刮起了这阵大风。”

“要是这样,我们可敌不过他,”人们这会也害怕起来,说,“你还是继续逃命吧。”

男子又慌张地跳起来就跑。不一会儿,遇上另一群人,他们正在锄地准备下种。他们抬起身,惊讶地望着他。

“喂,你去哪儿?跑得这样快,有谁在追你吗?”他们高声说。

“有个自称大力士的人在追我,”男子呼哧呼哧地说,“能救救我吗?”

人们笑起来。“我们有十个人,”他们说,“对付一个所谓的大力士毫无问题。来,呆在我们身边等他吧。”

男子谢天谢地地倒在土堆上,想缓口气。这时锄地的人感到被一阵劲风抬了起来,吹得他们东倒西歪到处乱跑。“哎,”他们说,“怎么回事?”

“就是那个大力士,”男子沮丧地说,“他呼出的气刮起了这阵大风。”

“要是这样,我们可敌不过他,”锄地的这群人说。“你还是继续逃命吧。”他们也一个个脸朝下趴到地上,希望大力士经过时看不见他们。

可怜的男子这时几乎要累死了,他吃力地爬起来,挣扎着,甚至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跑下去。

不久,他再次遇到一群人,他们正在一块土地上种高粱。

“喂,你去哪儿?”他们惊奇地问,“跑得这样快,有谁在追你吗?”

“有个自称大力士的人在追我,”可怜人声音微弱地说,“能救救我吗?”

“瞧,我们有十多个人,”有人答道,“我想大力士也不会找这么多人的麻烦的。来,呆在我们身边等他吧。”

男子摇摇晃晃一头栽倒在地,累得不吭气了。然而过了一会儿,一阵强风袭来,卷起这些播种的人,在半空翻了几翻,又摔到地上滚作一团。

“哎,”他们喘息着说,“怎么回事?”

“就是那个大力士,”男子绝望地说,心里很明白结果会如何。

“那么,你还是继续逃命吧,”吓慌了的人们说着,也纷纷扔下长锄头和一把把种子,手忙脚乱地跑进树林里藏起来。

男子感觉自己要完蛋了,他最后一次挣扎着站起来,往前跑。他沿路拐了个弯,猛然发现前面猴面包树下好像坐着一个巨人般的身影,那一双巨腿横搁在道上。

“刚逃出虎口,又撞进狼窝,”男子想,准备躲进一簇灌木林中。“不,不能停下来!再没有比坐等死亡更糟的了。”

他斗胆继续跑过去,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

到了猴面包树下,他才看清那儿坐着一个巨人,四周全是烤熟的象肉,那巨人一面贪婪地吃,一面把大骨头扔进背后的树林里。

“站住!”巨人打雷似地说,“跑得这样快,有谁在追你吗?”

精疲力竭的男子瘫倒在巨人脚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有个自称大力士的人在追我,能救救我吗?”

“当然能,”巨人轰轰地说。“我是森林巨人,来,呆在我这儿等他来吧。”

大力士呼出的气形成一阵旋风,一下将可怜的人吹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几转,落到离巨人稍远的地方。

“过来,”森林巨人叫道,“你不想叫我救你吗?”

“我停不住啊,”男子解释说,“这是大力士给吹的。”巨人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和善地一笑,说,“把手伸过来,我给你压着,这个自吹自擂的大力士就不会把你吹走了。”

他们就这样坐着——男子的手几乎要被巨人压碎了——一直坐到大力士冲过来。大力士正在火头上呢!

“把这人交给我,”他对巨人咆哮道,“他是我的!我要吃掉他!”

“过来拿吧,”巨人说,咧嘴可怕地笑了笑。

大力士扑向巨人,巨人起身还击。他们跳上跳下,扭作一团,踢打着,角斗着,腿缠在一起,都想把对方摔到地上。后来,他们为了挣脱对方,都用力一跳,一起跳到空中,消失在远方。

男子开始还不相信突如其来的好运,等明白过来,马上悄悄溜进森林,开始朝家里跑。他回到家,席图见了喜出望外,因为她已不指望能再见着他了。他把自己惊人的历险都讲给了她听,极力把自己说得像一条好汉。可席图压根儿不信。

“这对你是一次教训,”她严峻地说,“再也不要自吹自擂了。不管你多聪明强壮,多有钱有势,总还有人会超过你的!”

丈夫不得不承认妻子的话说得对。

至于真正的大力士与森林巨人呢,他们还在天上一直格斗到现在。他们打累了,就坐在云头上休息,恢复了体力再站起来接着打。你要是注意听的话,有时还会听到他们格斗的声音。人们会对你说那是雷声,但你心里很明白,那是真正的大力士与森林巨人在高高的云端里格斗哩!

查看更多 童话故事童话故事相关内容,请点击 童话故事童话故事

相关推荐